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澳门百老汇在线娱乐 > 小说简评 > 正文

  冰心温融情如水【四】

  四 旧友来访偏相逢 心冰微融一路风

  新学期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吃早饭时同学们几乎全都回去和家人团聚去了。张凤也被李海翔约出去逛街了。无处可去的的秋寒洗完她和张凤的衣服正准备到教室去看看书,没想到家在县城的张菲菲来看她。

  张菲菲考进了他们县城的另一所普通高中。

  秋寒虽然身在她生长的故土故乡,可一个远离家人的孩子,心中的孤独和无助那是可想而知。本来还有形影不离的新友张凤整天嘻嘻哈哈的笑声可以驱除她的孤独,可谁知道她为了自己的学习不受干扰却甘愿坠入情网,如今却因常常去赴男友李海翔之约,而冷落了她这个亲如姐妹的朋友。这不仅让秋寒更觉得有负于她,还感到莫名的失落。如今能有昔日的旧友来看望,内心溢出的那种喜悦自然非言语可以表达。

  秋寒拉着菲菲的手高兴万分,她和她坐在床边,笑着埋怨她: 菲菲,你可真没良心!你为啥不考到我们学校来。那样咱俩就可以经常在一块了。

  张菲菲笑: 我还没怪你,你却到先怪我。你说,你那时为啥老是给飞扬写信鼓励他,却不给我写鼓励鼓励我。

  秋寒笑: 你忘了,那信可是你让我写的。

  张菲菲笑: 我说让你写信劝劝他,你还真是尽心尽责,居然连信都没给我回。

  秋寒笑: 你能我劝林飞扬。那说明你什么道理都懂,不需要我多费笔墨。

  张菲菲笑: 嗨!你还越说越有理。我说不过你,反正横竖都是我的错。

  秋寒也笑: 本来就是嘛。你说你要是写信求助于我,就咱俩的关系凭我能不帮你么?

  张菲菲笑: 说了也白说,反正你心里没我。

  秋寒也笑: 我心里没你。哎呀!我心里没你我能那么听你的话么。

  张菲菲笑: 秋寒,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反正我今生与你们学校没缘。咱俩出去转转,让我也看看你们这重点高中与我们普通高中到底哪点不一样。

  秋寒笑: 这有啥说的。这就走。

  秋寒和张菲菲出了宿舍,走出了女生院的大门,向南的前面是一坐高高矗立大楼。这就是瑶池中学的图书馆,只是这所图书馆好像并不怎么开门。过了图书馆再向南就到了学校的教学区。教学区一共四栋教学楼,每栋楼上下两层一个年级,高一和高二的教学楼前后相对。 高三的教学楼与高一的教学楼并列却与瑶池初中每级两班的教学楼前后相对。从教学楼向西是几排瓦房,这是老师们房间。瓦房背面是师生们的食堂和水管。水管边有几个老师和学生在洗衣服。再向西便是学校最大的操场。

  九月虽然已是秋天,但老人常说, 秋后也有一个母老虎 。当然这就是说立秋后虽然有了早晚的温差,但中午还是和盛夏一样的炎热。因为那天周六的中午,天上的太阳向大地喷吐着灼热火舌,所以整个校园很静,少去了平日课件的喧哗。

  秋寒和张菲菲边走边聊来到操场。

  空旷的操场中心那被学生们上操踩光的黄土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金光。操场的一圈稀稀疏疏栽着一些洋槐树,也许这些槐树都是同一年栽的吧,因此他们的粗细悬殊不是很大,几乎都和洋瓷碗口的大小相差无几。由于洋槐树容易成活而且根须深入地下,扎的很远,而且还会从根上长出新的小树苗,所以在这些粗槐树和校墙之间也密密麻麻长了一些粗细高低不一的小槐树,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自然的槐林带。

  张菲菲笑: 哎呀!你们的操场居然有这么多的槐树!那要是到了三月,槐花盛开,一片洁白,香气扑鼻,那人的心情该有多好呀。

  秋寒笑: 你也太会想象了吧。你看,现在哪里有槐花呀,整个操场除了火辣辣的太阳,就是你和我。

  她说着朝朝场四处看了看,突然她愣住了。

  远处的一棵树荫下,林飞扬手里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在那站着。他正朝着这里望呢。

  秋寒不由自主地站住了,她问张菲菲: 菲菲,他怎么没回家?

  张菲菲看了林飞扬一眼,回过头对秋寒一笑: 我怎么知道。那你去问他呀。

  秋寒说: 我要是能问他还问你干啥。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他没回家。

  张菲菲笑: 嗨!这有啥不能问的。你俩不是以前通信么。现在咋就生分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秋寒不想让张菲菲知道张凤对她和林飞扬关系的猜想,她说: 不是的,我们现在在一个学校。这样经常见面别人会误会的。

  张菲菲笑: 误会啥呢。这不还有我吗。

  秋寒说: 你又没和我们在一个学校。

  张菲菲笑: 行啦。是我给飞扬说我来你们学校看你。他说正好咱三个聚一聚,所以就没回去。

  一想到张凤说林飞扬对自己有那种意思。秋寒就说: 那我就不去了。咱们现在都大了,我还是怕别人说闲话。

  说完她转过身就想往回走。

  张菲菲一把拉住她: 秋寒,你说你这人咋这样,又不是让你一个人去见他,还有我呢。谁能说啥闲话。你今天你就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怎么又是给个面子!

  上回秋寒就因为给了何艳俊面子,才得到林飞扬给他那句鬼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有诸葛亮先见之明的赠言,也才有了后来他来学校向秋寒证明他是多么地有预见和借书以及那一年的那些信往来。

  这回又的给张菲菲面子。可不是咋的,人家张菲菲可是专门来看自己的,如果自己真的转身走了,那是不是有点太无情。

  秋寒最怕别人说她无情无义。尽管她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她对自己的朋友却有着永不相负的真诚。

  张菲菲拽着秋寒的胳膊朝前走,秋寒也就在走也不是去也不是的两难境地下只好跟着张菲菲去了。

  九月中午的太阳虽然炎热,但时而吹过的阵阵微风却让人感到浑身清爽。 操场边的这一棵棵槐树虽然只有碗口粗,但却枝繁叶茂,在地面上投下了一大块阴凉。阴凉下站着的林飞扬面带微笑

  到了林飞扬跟前,张菲菲笑: 飞扬,你来的真早。

  林飞扬笑: 我哪敢来迟呀,要是让你们等我,你们等急了转身就走。我来不是见不着人了么。

  张菲菲笑: 咋可能呢。我说好了等你那肯定会等的。

  秋寒不想说话,她抬起头把眼光投向树冠,装作欣赏树叶随风而动的样子。

  林飞扬看了看秋寒,笑着说: 开玩笑。秋寒你可别在意啊。

  秋寒说: 你又没说啥。我有啥在意的。

  三个人在操场边各捡了几块砖头摞好,林飞扬从袋子里掏了三张报纸,三个人铺在砖头上坐下。

  张菲菲笑: 秋寒,你看飞扬这么细心,出来转转连报纸都知道带。不保准又谈下女朋友了。

  张菲菲的话又让秋寒想起了张凤说林飞扬对自己有意思,她的脸便不由腾的一下红了。她望了望张菲菲又偷偷瞥了一眼林飞扬,然后用笑掩饰了自己的窘迫。

  林飞扬一边把袋子放在中间打开一边笑: 连你们这些相处几年交情深厚的都看不上我。才来几天谁也不了解谁,又怎么会有人看上我这个乡棒呢。

  袋子解开,里面装了几个苹果和一些散装的瓜子,还有一大罐头瓶水。

  秋寒没有说话,她的头还是转向一边。

  林飞扬掏出一个苹果递向秋寒: 秋寒!给!吃苹果。

  秋寒正望着不远处的槐林带,听到林飞扬给她说话。她赶忙回过头来说: 我不吃。你俩吃吧。

  张菲菲一把从林飞扬手里夺过苹果,往秋寒手里一塞: 客气啥呢。虽然咱们没有免费的午餐,却有免费的苹果。反正又不要我掏钱,不吃白不吃。

  林飞扬笑: 反正你脸厚。我也不用让你了。

  张菲菲笑: 我又不是秋寒,还用的你让。

  呵呵!她笑着从袋子里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边嚼边说: 我要是吃着不好吃,那你还得从买。

  林飞扬笑: 行!我挑苹果你掏钱。

  张菲菲笑: 凭什么我掏钱。我可是来看你俩的。就是轮那也应该是秋寒掏钱了。

  林飞扬看了看心不在焉的秋寒笑: 算了。你就别逗秋寒了。要是不好吃你就说。钱还是我给咱掏。

  张菲菲笑: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就给你个面子。

  她转过头笑着对秋寒说: 秋寒!赶紧吃!这家伙买的苹果好吃着呢。

  那天,他们三人坐在操场的那棵槐树下,一边吃着林飞扬带来的苹果瓜子一边谝着初中学校的老师和同学。而且还喝着同一个瓶子里的水。不过,说话最多的就是张菲菲,秋寒只是时不时地附和他们一声。也就是这次的相聚,让秋寒对林飞扬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敬意。在张菲菲和林飞扬的说笑中,秋寒才知道,林飞扬也和她一样,家庭条件并不太好。他之所以没能和她一年参加中考,那是因为他利用星期天去附近的山上搬石头给自己挣学费把胳膊弄骨折了。这让她想起了他第一次和她说话时的情景 。她想,何艳俊之所以和林飞扬分手,估计也是她妈嫌林飞扬家境不好。

  三个人一直坐到夕阳西下的黄昏。张菲菲约他俩去她妈卖小吃的那家电影院看电影。张菲菲的妈对秋寒和林飞扬特别热情。她不仅招待他们在自己的摊位吃了饭, 水鱼鱼和凉皮,而且还给他们买了电影票。那是一部秋寒最不喜欢看的武打片,银幕上那些回来误区的一招一式和喇叭里传来的 嘿嘿 嗨嗨 声让秋寒感到头昏,她干脆闭上眼靠在靠背上打盹。

  看完电影,秋寒和林飞扬把张菲菲送回家,他俩就返身回学校。

  秋寒第一次和一个男生一起走在灯火闪烁的街道,尽管夜风微凉,可还是未能为她缓解她浑身的不自在。她因为神情慌乱而显得局促不安,所以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地迈着机械的步子。

  起初,林飞扬也没有说话,他俩就这这样默默地走过了一条街,最后还是林飞扬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他笑着问秋寒: 秋寒,你是不是有点怕我?

  秋寒慌乱地回答: 没 没有呀。

  林飞扬说: 那你为啥不愿意和我说话?

  秋寒说: 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

  林飞扬笑: 说啥都行。

  秋寒说: 可我没啥说呀。

  林飞扬说: 可你以前给我写信都能写那么多。

  秋寒说: 那我也只是就事论事回答你的问题而已。

   哦。 林飞扬似有明白的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对秋寒说: 你家现在不在这里了。你以后有啥事就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秋寒说: 嗯。

  林飞扬又问: 你刚才看电影怎么睡着了?

  秋寒说: 我头疼。

  林飞扬问: 是不是感冒了?要感冒了咱去学校外的诊所看看。

  秋寒说: 不是。我不爱看那武打片。

  林飞扬笑: 那你不早说。要是知道你不爱看那咱就不看了嘛。

  秋寒说: 哪还有菲菲呢。她好意,不能光考虑我一个人吧。

  林飞扬说: 嗯。那也是。

  然后两个人又默默地走过了一条街,便回到了学校。在学校的路灯下分别时,林飞扬再一次对秋寒说: 你以后有啥事一定要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嗯。 秋寒应了一声,对林飞扬笑了笑说, 那我走了。

  秋寒转过身向着女生宿舍楼走去,

  身后却传来了林飞扬一句温声柔语的嘱咐: 天黑了,你上楼小心点。

  秋寒回过头,望着依旧站在那里的望着她的林飞扬微微一笑,然后向他摇了摇手,转身进了女生住宿大院。

  那晚,秋寒第一次失眠。她觉得林飞扬确实对自己太好了。她又一次想到张凤说林飞扬对自己有那种意思,但她真的无法确定是真是假。因为林飞扬的前女友那可曾是他们学校的校花何艳俊,自己怎么能和那公主一样的何艳俊相比呢。虽说自己现在考进了县城的重点高中,可她却是全校唯一一个穿个土布衣裤的学生,就连星期天换洗衣服她都不得的借穿好友张凤的。更况且自己上学的学费那是三个姐姐主动辍学和母亲舍不得看病一点一点给省出来的。她肩负着全家人的希望,所以不管他有没有那种意思,反正自己是绝对不能有那种意思的。

  只是现在两个人同在一所学校,她再也不必要鱼雁传书地去鼓励他了。现在他们的教学楼南北相对两两相望,且不说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事那是不可避免的,就算真有点事那也是几步之遥就可以当面相告的。

  林飞扬每次见到秋寒都是笑嘻嘻地主动和她打招呼。可秋寒从来都不肯停足和他多说一句说,她只是对他一笑而过。

  每天吃过早饭后,秋寒和张凤都会在教室的后走廊背一会书。秋寒总是喜欢面向墙壁而站,这样她的眼睛就不会被外界干扰。可是有一天,张凤突然把她拉转身指着对面的教学楼对她说: 你看,那边有个男生站在那里盯了你大半天了。

  秋寒抬头一看。张凤并不是和她开玩笑,她说的是真的。站在那里盯着她的正是林飞扬。

  林飞扬上穿雪白衬衫,下穿一条蓝色裤子。两只胳膊分开,两手扶着他们教室前的铁护栏,眼睛一直盯着这边。走廊上有不时有走过进出教室的同学,可也不见有人停下来和他打个招呼。

  林飞扬看到秋寒转过身朝她这边看,便不由自主地对她笑了笑。,

  张凤笑: 我说他对你有意思。你还不信。我都观察了好几天了。只要你在这,他就会站在那。

  秋寒瞪了张凤一眼,轻描淡写地说: 少胡说。这只是巧合。

  张凤笑: 啥巧合?就算是巧合也不能天天都巧合吧。

  秋寒白了张凤一眼: 张凤,你说你这一天是背书呢。还是看人呢。

  张凤笑: 我关心你呢。

  秋寒说: 我才不要关心呢。一天就知道捕风捉影。

  张凤笑: 什么叫捕风捉影?这是我的第六感觉。第六感觉,你懂吗?

  秋寒拿起窗台上的书对张凤说: 行行行!那是你的第六感觉。可你别把你的第六感觉强加到我头上,你要是没事就好好感觉一下你的李海翔吧。

  张凤笑: 我的李海翔现在用不着第六感觉了去琢磨了。因为我们已经把关系挑明了。倒是你,人家却是一碗滚水浇到了千年不化的冰山上。

  秋寒说: 行啦什么滚水?什么冰山?我给你说,我和他只是同学,连个朋友都算不上。就算他真有那意思,我也没有。我的任务是考大学。我回教室了。

  秋寒转身回了教室。她坐在座位上,一想到林飞扬盯着自己的看的那种样子,她就心情烦乱,这个林飞扬,为啥老是盯着自己的脊背呢?这以后可要小心地避开他,省的张凤老起疑心。

  从那以后,她和张凤把背书的地方改到了学校的图书楼前,可是几天之她还是发现林飞扬会在不远处盯着她看。她只好又和张凤把背书的地点换到了操场边的小树丛后,没想到时隔几天,林飞扬的身影也就常常出现在操场。

  张凤说: 秋寒,我看你那同学对你是真心的。你这样会伤了他的心的。

  秋寒说: 张凤,就算他对我是真心的那又怎样。像我这样的情况能去谈恋爱吗?起码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失望。

  张凤说: 可你这样躲也不是办法。

  秋寒说: 说不定这只是个巧合。咱学校就这么大一点,不是教室就是操场,碰面那也是不可避免的。

  张凤笑: 巧合!巧合!秋寒,我发现你这个人从来都不肯面对现实,干嘛老是给自己找借口呢。

  秋寒觉得张凤说的似乎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不是自己不肯面对现实,而恰恰是因为自己面对了现实,所以她才不得不极力去逃避。

  为了逃过林飞扬的视线,秋寒不得不把背书的地点又改变到了校外的一个小树林。

  她回过头对秋寒笑: 秋寒,赶紧吃。这家伙买的苹果还真好吃。

  林飞扬见张菲菲这么一说,便对着秋寒笑了笑。

  秋寒觉得老让人让自己也实在不好意思,便把苹果送到嘴边咬了一小口,然后转过头眼睛盯着远处慢慢地嚼着。

  他们三个人就这样一边吃着林飞扬带来的苹果瓜子一边谝着初中学校的老师和同学。

  不过说话最多的就是张菲菲,秋寒只是时不时地附和他们一声。也就是这次的相聚,让秋寒对林飞扬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敬意。在张菲菲和林飞扬的说笑中,秋寒才知道,林飞扬之所以没能和她一年参加中考,那是因因为他利用星期天去附近的山上搬石头给自己挣学费把胳膊弄骨折了。这让她想起了他第一次和她说话时的情景

  下午,张菲菲约他俩去她妈卖小吃的那家电影院看电影。张菲菲的妈对秋寒和林飞扬特别热情。她不仅招待待他们在自己的摊位吃了饭,而且还给他们买了电影票。看完电影,秋寒和林飞扬把张菲菲送回家,他俩就返身回学校。

  秋寒第一次和一个男生一起走在灯火闪烁的街道,她因为神情慌乱而显得局促不安,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地迈着机械的步子。

  起初,林飞扬也没有说话,他俩就这这样默默地走过了一条街,最后还是林飞扬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他笑着问秋寒: 秋寒,你是不是有点怕我?

  秋寒慌乱地回答: 没 没有呀。

  林飞扬说: 那你为啥不愿意和我说话?

  秋寒说: 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

  林飞扬笑: 说啥都行。

  秋寒说: 可我没啥说呀。

  林飞扬说: 可你以前给我写信都能写那么多。

  秋寒说: 那我也只是就事论事回答你的问题而已。

   哦。 林飞扬似有明白的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对秋寒说: 你家现在不在这里了。你以后有啥事就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秋寒说: 嗯。

  然后两个人又默默地走过了一条街,便回到了学校。在学校的路灯下分别时,林飞扬再一次对秋寒说: 你以后有啥事一定要给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嗯。 秋寒应了一声,对林飞扬笑了笑说, 那我走了。

  秋寒转过身向着女生宿舍楼走去,

  身后却传来了林飞扬一句温声柔语的嘱咐: 天黑了,你上楼小心点。

  秋寒回过头,望着依旧站在那里的望着她的林飞扬微微一笑,然后向他摇了摇手,转身进了女生住宿大院。

  那晚,秋寒第一次失眠。她觉得林飞扬确实对自己太好了。他对秋寒的关心和他那温声柔语像一股温泉注入了秋寒千年坚冰一样的心,让她感觉到一丝暖意。只是她又一次想到了张凤说林飞扬对自己有那种意思,但可她真的无法确定那是真是假。因为林飞扬的前女友那可曾是他们学校的校花何艳俊,自己怎么能和那公主一样的何艳俊相比呢。虽说自己现在考进了县城的重点高中,可她却是全校唯一一个穿个土布衣裤的学生,就连星期天换洗衣服她都不得的借穿好友张凤的。更况且自己上学的学费那是三个姐姐主动辍学和母亲舍不得看病一点一点给省出来的。她肩负着全家人的希望,所以不管他有没有那种意思,反正自己是绝对不能有那种意思的。她想,就让他们以前的所有交往都随风而去吧!

  2016.5.30夜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澳门百老汇在线娱乐_澳门百老汇线路检测_www.4001.com All rights reserved.